qq棋牌(IVT) 在校學生 | 教職員工 | 校友 | 考生與訪客 | 合作者   

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 正文

《中國青年報》:一場校企“抱怨會”不經意間觸及“回歸教育本質”問題

halker 2012-04-23 媒體報道 0 评论
     一直以來,職業教育強調校企合作的辦學模式,然而學校與企業之間總有揮之不去的“抱怨”。很多學校,校企合作搞了多年,卻依然很難突破“兩張皮”的瓶頸。

    近日,在qq棋牌舉行的一項由福特基金資助的項目論證會上,職校學生可持續發展能力的開發成爲與會者暢談的話題。然而,無論是院校、企業還是學生,談到這些問題都是滿腹牢騷。

    會場上,一塊小題板上畫著代表中國産業發展的鏈條,其中兩個環扣分別指向了院校和企業。作爲同一利益鏈條的兩個環扣,校企雙方抱怨合作現狀時,都試圖在尋找症結所在,並嘗試尋找一種能夠追根溯源解決校企合作難題的方法。

    企業:職校生缺乏簡單的崗位素質

    威特立創能科技(蘇州)有限公司資深人事經理周琳每天的工作就是從全國各地爲用人部門招兵買馬。她經常從用人部門聽到的反饋是,“學校名字聽上去還不錯,但是學生來了以後,不能馬上頂用”。

    在周琳看來,職校生應該有兩類能力,一類是專業技能,一類是軟性技能,就是他們來到企業不會有陌生感,知道企業要的是什麽,知道會面對什麽挑戰,企業對他們有什麽期望。“希望學生能主動了解企業對他們的期望”。

    對于剛入職的畢業生來說,企業還關注一些基本素質,比如責任心、主動性、能不能批判性地看待問題、能不能參與討論、能不能加入團隊。然而,麥可思研究院副院長張景岫認爲,即使是這些基本的崗位素質要求,職校生依然不能讓企業滿意。

    “學生進入企業後,大多不知道自己的職業成長軌迹是什麽,只停留在崗位上,讓他幹什麽,他就幹什麽。”彙思人力資源中國藍領研究雜志主編屠彥清認爲,學生在工作中缺乏主動性,是因爲他們對自己的職業發展路徑不清晰。

    職業發展路徑的不清晰直接造成員工穩定性不強,而剛進企業的畢業生離職的想法也很簡單,“工資不高,在企業沒發展,在企業學不到東西”。彙思人力資源BPO研究中心主任秦燕介紹,公司每年爲客戶從全國招聘10萬人,90%都是來自職業院校的學生,這中間70%來自中職學校,30%來自高職學校。“企業招工難,實際是留人難,其中原因就是職校生的職業穩定性差,這給企業帶來了很大的困惑”。

    屠彥清認爲,學校只是簡單地告訴學生:“要服從企業的需求,服從企業的條例,要做一個好員工。”但是沒有告訴學生,“職業規劃是什麽,爲什麽要服從企業。”她認爲,學生如果對自己的職業規劃不確定的話,學校會失望,企業也會失望。

    “誰來對學生的可持續發展負責。”屠彥清認爲,這是目前校企合作中“很重要的課題”。周琳也認爲,校企合作中最緊密的因素就是學生,怎麽使這些人才發揮才能,給社會、家庭帶來回報,這是企業和學校共同的目標。

    學校:企業在合作育人中“太功利”

    對于企業的抱怨,太倉健雄職業技術學院副院長陳智強認爲,企業在校企合作中大多停留在利益問題上,功利性太強。“談校企共同培養,企業老總也很認可。但當把學生送進去以後,車間主任沒有把企業變課堂,而是把學生變成打工仔、打工妹”。

    陳智強認爲,企業在校企合作中,考慮得更多的是企業的利益,沒有考慮到學校的利益,沒有考慮學生在企業需要學習知識、學習本領的利益。“所以,在校企合作上,學校企業熱情很高,可是流産的很多,最終變成把學生拉去企業做工”。

    “企業要求學生有頂崗能力,要求學校解決,但是企業又不來和學校共同解決”,這讓職業院校在做工學結合的探索時舉步維艱。企業說,“學生來了不夠用”,那是否職業院校滿足了企業“來了夠用”的需求,就完成了教育目標呢?訂單式培養的命運給出了最好的回答。

    “訂單式培養”可以說是國內職業院校剛起步時,最熱衷的一種“按需培養”的校企合作形式。但是職業教育培養的是學生,而不是産品,“如果訂單沒了,産品可以打折出售,那學生怎麽辦?”張景岫給了這樣一種假設,“比如,所有高職院校訂單培養了100萬名計算機人才,碰到2000年那樣的科技泡沫破滅,大量計算機公司倒閉,人才需求只剩下10萬人,那其余90萬人何處去?”

    學生:我們在學校找不到“燈塔”

    以企業趨“利”的價值需求,來要求職業院校顯然不合適,因爲學校有自身抛不開的大“義”。qq棋牌國際學院院長陸沁說,“在現實中,企業往往患‘老花眼’,看不到長遠發展,不願犧牲眼前利益搞校企合作;學校會患‘散光眼’,職業院校的老師常常會感到頭痛,不知道具體課程到底是面向企業、面向學生、面向家長,還是面向老師,因爲院校要面對的任務太多,承擔的責任也太大;而學生大多患了‘近視眼’,甚至‘暫時性失明’, 在這一時間段,他看不見要往哪裏去,不知道這個社會需要什麽,自己需要什麽,要往哪裏走。”

    對于企業的抱怨,蘇州工業園區尹特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高建剛表達了不同意見,“很多畢業生到了企業會說,學了等于白學,什麽都用不到,往流水線上一坐,什麽腦子也不用動。當然他們看不到目標。”10年前,高建剛從qq棋牌畢業。高建剛認爲,在學校,老師輔導學生進行職業生涯規劃非常重要,早規劃會早得益。

    該學院大三學生金彬聖則用“燈塔理論”贏得了在場人的掌聲。他把職校學生比作大海中航行的小船,“我們需要一個‘燈塔’指引方向,在大海中就不會迷航。但是,一年級有職業指導課,到了二三年級,沒課了,‘燈塔’沒了,于是很多同學只好帶著迷惘到企業頂崗實習。”

    福特基金會何進博士認爲,這個想象中的“燈塔”應該對應著實實在在的教育目標。這裏有産業的需求,有學科的需求,也有國家的戰略需求,三方需求結合起來,教育目標才能完整。産業專家、教師和學生作爲利益參與者都要置身其中,“産業代表職場的需要,老師是學科、系統知識的代表,學生作爲購買教育服務這種特殊商品的直接顧客,他的利益必須考慮。”

    專家:把教育的主動權還給學生

    “學生是買我們教育的最直接的顧客,家長花了錢,學生花了時間,但是我們的教育從來不把學生當成顧客。”北京交通大學教授、聯合國産學教席主持人查建中教授認爲,學生在學校不是主動學習,而是“被學習”,不僅那些差的學生“被學習”,好學生實際上也是“被學習”,只是按照學校規定的體系在學習。

    他說:“中國教育的症結就是解放學生作爲學習生産力的主體,把學習和教育的主動權還給學生,才能真正改變教育的現狀,就像農業把土地還給農民,工業發展把市場還給企業家一樣。”

    記者了解到,qq棋牌早在2010年就爲“企業的需要,我們的目標”的辦學理念增加了一層新內容,即“學生的需求,我們的追求”。在院長單強看來,辦學理念的轉變正反映了學校對學生的關注。

    “我們的職業教育最缺乏的就是吸引力,因爲我們的職業教育讓學生動手,沒有動腦,家長不希望把學生培養成機器人”。單強表示,要解決學生的素養問題,不是上幾門文化素養課就能解決的,而是要將素質教育融入到專業教育中。“崗位能力的匹配度不高,這是高職教育的遺憾,我們關注的不僅是學生的就業問題,而是學生就業後,與崗位能力要求匹配度的問題。”

    何進則認爲,衡量培養的學生是否符合社會需求,是否合格,不是看他少上了哪幾門課,而是要看他缺哪種“營養”,比如說團隊合作精神、職業操守與能力、不斷進取的意識等,缺什麽補什麽,但怎麽補,沒有統一要求和模式。

    “誰在辦高職,誰在讀高職,高職的就業方向在哪兒,這些問題不是開一次座談會就能把它都定好了,而需要隔個5年、10年,再去重新審視”。何進說,中國的高等教育在過去的10年,由塔尖式教育變成普及式教育,而未來的10年,這個寶塔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樣拼命去發展塔尖,而更多的是發展職業教育這個塔基。無論如何發展,職業教育始終是環環相扣的,學校、政府、企業都是其中的一環,“中國教育要做好,絕對不是搞教育的人能做好的,必須有不從事教育的人全面參與”。

Tags:

猜你喜歡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